深圳教育

强有力的监管不会以急剧的经济波动为代价。

感谢各位对招商宏观的关注、支持和帮助!我们会努力做到最好!招商证券宏观谢亚轩博士团队长期致力于宏观经济研究,秉承全球宏观,本土智慧的独特视角,力争为投资者提供最宽视野、最接地气的宏观经济研究成果。感谢您对投资促进宏观的关注、支持和帮助。我们会尽全力的!谢宣亚博士的团队长期致力于宏观经济研究,秉承全球宏观和地方智慧的独特视角,努力为投资者提供最广阔的视野和最扎实的宏观经济研究成果。

为了符合法律合规要求,招商宏观团队的公开名称从“招商宏观研究”改为“全球宏观谈话”。我呼吁大家继续关注和支持投资促进宏观团队。

核心观点:自4月份以来,金融监管变得越来越严厉,股票和债券市场持续下跌,市场信心受到严重打击。

尤其是债券市场的调整,让投资者从融资角度担心国内经济的稳定。

一方面,高资本利率导致信贷和债券利率上升,总体融资成本上升;另一方面,由于利率高,取消债券的规模也在扩大。

显然,在金融监管更加严格的背景下,实体经济的融资环境正在迅速恶化。

然而,中国央行和银监会周末发表的声明可能会让市场放心。

央行表示,这一比例不是一对一的。央行的规模缩减并不意味着流动性收紧。

银监会表示,监管政策的实施应科学控制力度和节奏,稳步有序地进行。

换句话说,金融监管不会以急剧的经济波动为代价,也不会因风险管理而增加系统性风险。

上周,央行提前恢复了多边基金的运营,资本利率大幅下降。

建议您阅读我们的研究报告“深入理解金融发展的十二字提示”。

那么,在强有力的监管环境下,经济和市场如何才能保持相对稳定呢?一是考虑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。

融资的恶化直接影响投资需求,但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是消费,收入水平对消费的稳定性有较大影响。

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建议居民收入应与经济增长同步。第一季度收入增长率为7.0%,高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。如果这一趋势得以保持,经济将保持稳定。

其次,表内融资仍然充足,4月份新增1.1万亿元信贷。

与3月份相比,尽管表外融资萎缩,但萎缩的部分已回到表内融资。第二,第一季度总体贷款利率涨幅低于政策利率,甚至从去年第三季度末回落。

因此,从整个社会的融资规模来看,没有必要高估更严格的监管政策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。

消费需求决定了中国经济的中心水平。

在强有力的监管背景下,融资环境恶化。

一方面,融资利率持续上升,金融债券利率甚至一度与政策贷款利率成反比,信用债券利率持续上升,债券融资规模自5月份以来大幅萎缩。另一方面,融资供应也受到影响。最近,取消债券的规模持续上升。

因此,从融资角度来看,5月份投资下行压力将大幅增加,这已经反映了上周华东水泥价格的停滞。

然而,中国当前的经济消费是决定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中心水平的核心因素。自2013年以来,国内生产总值的同比趋势与消费的同比趋势相对一致。

投资需求只能影响短期经济波动,不能决定经济趋势。

从目前情况来看,虽然居民收入状况在第一季度有所改善,但住宅部门的消费需求显示出复苏迹象。

今年春节黄金周消费同比增长11.4%,高于去年春节和国庆黄金周的水平。第一季度网上购物的增长率回升至32.1%,比2016年有显著增长。

因此,保持稳定的消费者需求可以抵消强有力的监管对经济的负面影响。

2.表外融资在不高估强有力监管对经济的影响的情况下,返回到表内融资。表外融资萎缩,信贷回归表内融资。

从整个社会的融资规模来看,监管政策变化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怎么估计也不过分。

4月新增贷款1.1万亿元,社会金融仅提供表外融资1770亿元。

3月份,贷款增加了1.02万亿元,低于过去三年的平均水平1.1万亿元。当月社会金融表外融资达到7541亿元。

这表明,大量表外融资已于4月份返回资产负债表。

在评论3月份信贷数据时,我们强调,每季度末的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将把表外信贷转移到表外融资,而银监会4月份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将抑制表外融资的增长,导致表外融资重新回到表内融资。

在监管政策明确之前,表外融资规模预计将一直受到抑制。

3.长江经济带的崛起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弹性在2016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的区域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中,长江经济带覆盖的省份总体处于前列,尤其是重庆、贵州、江西、云南和安徽最为引人注目,实现了8%以上的增长率(见表1);然而,辽宁、黑龙江和山西仍处于底部,而吉林、甘肃、广西和河北也出现了放缓。

根据《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国发(2014)39号),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定位是“中国新经济支撑带”,覆盖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11个省市,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超过全国总量的40%。它有五大优势:交通区位、资源、产业基础、人力资源和广阔的城市密集市场。

目前,上述优势正在加速转化为经济增长。

4.不考虑纳税申报,在营业税全面上调的背景下,当地收入下降。根据多年来中央和地方政府增值税和营业税的分担情况,2016年增值税和营业税合计约26,107亿元,比2015年增长23.45%。地方政府增值税和营业税合计26107亿元,比2015年下降10.82%。地方政府的比例从2015年的58.06%降至2016年的50%,而中国的增值税和营业税合计总额比2015年增长了3.55%。

由此可见,由于营业税的上调涉及地方税收和国家税收的调整,如果不考虑纳税申报,地方收入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

为保持当前中央和地方财政结构的整体稳定,在营业税改征试点全面启动后,国务院在《调整中央和地方增值税收入分配过渡方案》(国发〔2016〕26号)中规定,“中央财政分配的收入将通过退税返还给地方,确保地方现有财政资源不变”

然而,即使地方财政资源保持不变,地方财政的“自主性”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。

美国5月和4月的经济数据喜忧参半。4月份的经济数据显示,美国的就业形势进一步改善,通货膨胀率下降,而采购经理人指数和消费并不乐观。

4月份,美国创造了211,000个新的非农业就业机会,高于市场预期的190,000个,这证实了3月份创造的相对较少的新就业机会只是暂时的。尽管劳动力参与率略有下降,降至62.9%,但失业率进一步降至4.4%,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就通货膨胀而言,美国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为2.2%,低于此前的2.4%。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下降1.9%,为一年半以来的最低水平。今年3月,核心PCE经济同比增长1.6%,也相对较低,明显低于美联储2%的目标。

美国ISM和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月份进一步下跌,零售额环比上升0.4%,低于市场预期。

基于混合经济数据,美元指数总体稳定,小幅升值0.6%,美联储6月加息的可能性仍高达78.5%,更多鹰派美联储官员表明立场。

1.消费者需求决定了中国经济的中心水平。

在强有力的监管背景下,融资环境恶化。

一方面,融资利率持续上升,金融债券利率甚至一度与政策贷款利率成反比,信用债券利率持续上升,债券融资规模自5月份以来大幅萎缩。另一方面,融资供应也受到影响。最近,取消债券的规模持续上升。

因此,从融资角度来看,5月份投资下行压力将大幅增加,这已经反映了上周华东水泥价格的停滞。

然而,中国当前的经济消费是决定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中心水平的核心因素。自2013年以来,国内生产总值的同比趋势与消费的同比趋势相对一致。

投资需求只能影响短期经济波动,不能决定经济趋势。

从目前情况来看,虽然居民收入状况在第一季度有所改善,但住宅部门的消费需求显示出复苏迹象。

今年春节黄金周消费同比增长11.4%,高于去年春节和国庆黄金周的水平。第一季度网上购物的增长率回升至32.1%,比2016年有显著增长。

因此,保持稳定的消费者需求可以抵消强有力的监管对经济的负面影响。

2.表外融资在不高估强有力监管对经济的影响的情况下,返回到表内融资。表外融资萎缩,信贷回归表内融资。

从整个社会的融资规模来看,监管政策变化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怎么估计也不过分。

4月新增贷款1.1万亿元,社会金融仅提供表外融资1770亿元。

3月份,贷款增加了1.02万亿元,低于过去三年的平均水平1.1万亿元。当月社会金融表外融资达到7541亿元。

这表明,大量表外融资已于4月份返回资产负债表。

在评论3月份信贷数据时,我们强调,每季度末的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将把表外信贷转移到表外融资,而银监会4月份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将抑制表外融资的增长,导致表外融资重新回到表内融资。

在监管政策明确之前,表外融资规模预计将一直受到抑制。

3.长江经济带的崛起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弹性在2016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的区域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中,长江经济带覆盖的省份总体处于前列,尤其是重庆、贵州、江西、云南和安徽最为引人注目,实现了8%以上的增长率(见表1);然而,辽宁、黑龙江和山西仍处于底部,而吉林、甘肃、广西和河北也出现了放缓。

根据《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国发(2014)39号),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定位是“中国新经济支撑带”,覆盖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11个省市,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超过全国总量的40%。它有五大优势:交通区位、资源、产业基础、人力资源和广阔的城市密集市场。

目前,上述优势正在加速转化为经济增长。

4.不考虑纳税申报,在营业税全面上调的背景下,当地收入下降。根据多年来中央和地方政府增值税和营业税的分担情况,2016年增值税和营业税合计约26,107亿元,比2015年增长23.45%。地方政府增值税和营业税合计26107亿元,比2015年下降10.82%。地方政府的比例从2015年的58.06%降至2016年的50%,而中国的增值税和营业税合计总额比2015年增长了3.55%。

由此可见,由于营业税的上调涉及地方税收和国家税收的调整,如果不考虑纳税申报,地方收入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

为保持当前中央和地方财政结构的整体稳定,在营业税改征试点全面启动后,国务院在《调整中央和地方增值税收入分配过渡方案》(国发〔2016〕26号)中规定,“中央财政分配的收入将通过退税返还给地方,确保地方现有财政资源不变”

然而,即使地方财政资源保持不变,地方财政的“自主性”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。

美国5月和4月的经济数据喜忧参半。4月份的经济数据显示,美国的就业形势进一步改善,通货膨胀率下降,而采购经理人指数和消费并不乐观。

4月份,美国创造了211,000个新的非农业就业机会,高于市场预期的190,000个,这证实了3月份创造的相对较少的新就业机会只是暂时的。尽管劳动力参与率略有下降,降至62.9%,但失业率进一步降至4.4%,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就通货膨胀而言,美国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为2.2%,低于此前的2.4%。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下降1.9%,为一年半以来的最低水平。今年3月,核心PCE经济同比增长1.6%,也相对较低,明显低于美联储2%的目标。

美国ISM和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月份进一步下跌,零售额环比上升0.4%,低于市场预期。

基于混合经济数据,美元指数总体稳定,小幅升值0.6%,美联储6月加息的可能性仍高达78.5%,更多鹰派美联储官员表明立场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